异迁-

知识的广大与没有边际,并不是阅读最吸引人的部分,借着阅读得以进入尊敬者的心灵宇宙,才是最迷人的部分。

天将倾盆,骤雨从晨昏到日暮未曾断过。在地铁上昏睡醒来好几次,醒来一是害怕坐过站,二是空调吹到人骨头缝里,寒冷不已。出了地铁,一层暖意立刻将我包裹住,我十分感激大气的温度,只是经过敞开的地铁门时忍不住又一个寒战。穿过载着一名吸烟男子和轨道轰鸣声的过街天桥,我来到车站的庇佑下,在这小小一方天地,看着大雨牵着线钻进车站的雨棚下,别有一番静物寓于动的意趣。
晚八点,坐在公交第一排离前挡风玻璃最近的位置,雨刮忙碌却不慌乱,此处视线最佳,前路一览无余。司机着装整齐端正,气质更像高铁的列车长,一扫我心目中公交司机都是“肉松弛的庞然大物”那套刻板印象。车厢内稀稀拉拉几个乘客,四周只有雨的冲击声以及轮胎与沥青摩擦声,消磨了焦虑,不知不觉中给我松了绑。穿着人字拖从不怕大雨倾盆湿鞋,此后也不怕等车了。